[进入评论]

2013-10-31

本文是大四时写的,我跟猫这个物种其实早有渊源。从小学开始家里就一直养猫;直到工作后在女朋友的「鼓动」下养了两只宠物猫,有了更高的观赏性,却丢失了家猫的野性和生存能力,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也收获了别样的感受。

下面是正文:

自小学以来,家中养猫超过十只,究其原因,大多因为早死,死因各异。眼下家中老母猫正恬适得享受着三只猫崽的簇拥,不禁回忆起伴我成长的喵星人们。

第一只猫降临我家时,我还上小学,它也十分幼小,一双人畜无害的大眼,瑟瑟发抖,楚楚可怜。印象深刻的是猫排泄完居然能自理,这让我从小对完事后甩甩屁股就走的狗产生了道德上的嫌弃感。

长大后它骁勇善战,食欲好,毛发美,家中附近再无鼠侵。白天草丛里抓蜥蜴、小蛇,每次把俘虏拖回家,害得家中惊吓连连;晚上就去沾花惹草,很是风光。我与它极为亲密,中午在家写作业的时候,它喜欢跳到我腿上慵懒地睡觉,已成习惯。

数年后的某日,我与哥放学回家,发现我妈眼睛微红,追问后得知与我朝夕多年的猫落井淹死了。

我站在井外看,它金黄毛发已黯然,头朝井底,留给我一个不顾往日旧情的背影。小孩最缺自我保护机制,用情太深,毫不设防,失去时格外受伤,以至于在随后的好长时间里,我都在设问它死去的原因,脑补它死前的情景:是穿行于黑夜中与老鼠的英勇追逐,亦或是与母猫缠绵悱恻不慎落入?罢了罢了,哭着与我爸把它运到了山上埋起,用小学生最擅长的方式——著文以记之。

之后家里养的猫秉性各异,有的喜欢床底拉尿、有的喜欢抓鼠不吃放床头邀功、有的喜欢潜伏幽谧处冷不丁冲出攻击人、有的与老鼠成为莫逆之交、有的厌食厌世瞳孔满是忧伤、有的为爱私奔再不回来......本着人道主义,家里未曾放弃任何一只,无奈每只都养不太久:不知好歹的被狗咬死,横尸街头,肝肠外露;喜欢乱食的上吐下泻,最后中毒身亡,再没回来。

家附近有人爱吃猫肉,大部分猫的死因是被吃了,如今这只猫能活三年,纯粹是因为它死宅,而且吃猫的人的搬走了。

曾经有一个星期,它突然消失不见,毫无踪迹,家里默默等待,寻思着它又被吃了。怎料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它站在门口,瘦骨如柴,叫声凄惨而绵长,后来得知它被无意地锁在我房子里(跟我爸妈不住在同一处)。一个星期,不吃不喝,无人问津,它一定在叫唤、撞门、寻找任何能逃脱的缝隙,最后是窗。于是在一个星期后的某个下午,力倦神疲的它也许绝望了,望着亮着光的窗,听见了外面世界的声响,抱着最后的希望,硬是把恰好没锁的窗顶开了,它逃出来了。

后来听我妈给我形容了它的叫声,就如一个被拐卖了十多年的姑娘,某天找到了一个逃脱的机会,克服层层阻碍千里迢迢地回到了物是人非的家乡,见到了久违的老母亲时的那种叫喊。

后来有了猫崽,性情大变,敢与狗对峙。曾有一次为了阻止它被狼狗咬死,我伸手想抓走它,怎料被它抓出了好多血痕。还有一次,路上的小妹妹溜着小狗,它冲去撕咬,可怜的小妹妹为了保护自己的小狗也被抓得浑身是血,害得不得不去人家里赔礼道歉。

猫崽大了,家里不需要太多,我妈便拿去送人或市场卖掉。而母猫已无常,每个夜里不间歇地呼唤,叫声凄惨,以至于爸妈半夜无法睡眠起床安慰它。

第二次卖猫崽时母猫明显敏感了,在家里翻箱倒柜不见子女之后,还没到夜里就开始大叫了,在屋里来回逡巡,空洞地望着主人,然后继续哀嚎,我妈心软,跑去市场,想把刚刚卖掉的猫崽买回来,见有一只已被人买,剩下一只在猫笼里沾了水,瑟瑟发抖,但最终未把它带回家。

很久之后,我才明白她这么做的原因,每一次情感的投入就会有失去时等比例的支出,有情之人越是无情

现在,三只猫崽已有一个月大,也许呆在家里的时间不多了,母猫每天忙得像潘基文一样(当年的联合国秘书长),张罗着要睡的窝,嘴忙脚乱地叼着跑远的猫崽,看着它们爬上爬下,视线一刻也不愿移开。

倘若要为文章加一尾注,我希望是:一猫绝育,终生幸福。